重构——让XDP为轻量SDN数据面再加速

上一篇文章我们一块来看了eBPF XDP的性能之路和场景,文中对于Ring也进行了简单的描述,但是真正当我重构起来那个包时,这么多的Ring究竟在内存中的哪个位置?哪些数据之间又是重叠的?本篇文章,我们...

November 14, 2021

解读eBPF XDP性能之路:它如何向着DPDK看齐?它在实际中又能带来多大效益?

相信使用过Linux的AF_PACKET类型socket的朋友都知道,性能不是特别好,而且似乎引入了一个新的问题——用户态程序要处理所有来的报文(可能也能绑定socket,博主我没有尝试过),这应该是...

November 7, 2021

非国行的Android不能使用国行的Watch4?不指望三星,自力更生完美解决

前几天博主我入手了三星的Galaxy Watch4,起初是在一家淘宝店买了港行的,无奈老板迟迟找不到货,想着有那么多年玩机的经验,搞个国行的应该也能有解决办法,就上了国行。没想到,这水,有点深。虽说最终...

October 10, 2021

Windows上还能跑容器跑K8S?这是不是有点不科学

众所周知,Linux下有多种类型的namespace,它们共同实现了容器这一最终形态,进而向上交付出了Kubernetes这样一个精品。那么当Kubernetes运行在Windows上时,它所依靠的技...

September 11, 2021

从WordPress再到Hugo,我搞了些啥?

雪糕博客建站6年来,来来回回搬站可谓搬了无数次。WordPress、Typecho、Hexo,几乎市面上成熟一些的博客系统都被换了一遍,这次,我们来换个Hugo看看(逃 当你看到这篇文章时,即代表雪糕博...

September 8, 2021

初探DPDK——环境准备与编写第一个简易的NAT程序

博主早期使用Golang+TAP/TUN实现了对数据包L2/L3级别的操作,但是很显然这么做也会有很大的问题——用户程序的数据包发出到TAP/TUN,还要再复制到用户态程序处理,然后通过用户态程序的套...

August 25, 2021